•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中国教育年鉴

保护世界遗产 促进共同发展

章新胜

  2004年6月28日至7月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8届世界遗产会议在江苏省苏州市召开。在这一刻,全世界都关注着中国,瞩目苏州,瞩目世界遗产保护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作为文明古国,我国重视对自然与文化遗产的保护,对本次会议给予了高度重视。胡锦涛同志给会议发来了贺词,指出了保护世界遗产是历史赋予我们的崇高责任,是实现人类文明延续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造福人类的千秋伟业。这一重要论断,为我们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保护好祖国的文化与自然遗产指明了方向。陈至立国务委员出席会议,在讲话中指出了保护世界遗产对于保护环境与生物多样性,学习和继承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以及促进发展的重要意义,强调了保护世界遗产是各国共同的责任,重申了我国倡导尊重世界文明与文化多样性的一贯主张。在我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在全体与会国家代表的努力下,会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世界遗产――人类的共同财富

  世界遗产概念的提出,标志着人们对人类自然和文化财富的新认识。它使我们的视野超越了“文物”、“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等传统概念,更深刻地认识到这些不可复制的文化和自然资产是人类文明历史的见证和大自然赋予的瑰丽神奇的景观,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宝贵资源,是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197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所指的遗产,包括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文化遗产是指具有历史学、美学、考古学、科学、民族学和人类学价值的纪念地、建筑群和遗址;自然遗产是指有突出价值的自然的地质学和生物学形态、濒危动植物物种栖息地,以及具有科学、美学和保护价值的地区,同时具有上述两个特点的称为双重遗产。总的来说,世界遗产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具有普遍突出价值、人类罕见、无法替代的文化和自然财富。

  世界遗产的这些含义决定了它的基本特性,即世界性、杰出性、独特性和多样性。所谓世界性,是指世界遗产不仅属于它所在地区、所在国家,还属于全世界;不仅属于它所在国家和地区的人民,还属于全人类。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保护不论属于哪国人民的这类罕见且无法替代的财产,对全世界人民都很重要,而正因为它属于全人类,保护世界遗产就成了全人类的共同事业。在其之下,还有水准属于区域性或国家级的自然和文化遗产,这些遗产也要得到相应的保护。所谓杰出性,是指这些自然和文化遗产已经达到了足以代表世界水平的程度,换言之,世界遗产不仅是最好的,而且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或是“好”中的最好,或是“好”中的最佳代表。所谓独特性,是指世界遗产性质上的唯一,具体体现为它在世界、国家和地区范围内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特性。所谓多样性,是指世界遗产内容上的丰富多样,具体体现在其包容类型几乎涵盖地球上所有自然造物和人类造物的精华。

  今天,世界遗产保护已经成为世界性的运动和潮流。保护世界遗产就是保存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的历史记忆,就是保护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共同家园,也就是保护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共同物质和文化基础。

  拥有世界遗产可以表明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文明在世界文明的长河中被世人所公认的贡献和影响,或表明其自然景观等生物资源在全球生态系统中的重要地位,能够彰显自己国家的民族身份和自然景观特色。它强调了所在国、所在地区的特征和文化身份,突出了其核心的文化价值及其对世界的贡献。正如人们一提及长城就想到中国,一提及金字塔就想到埃及,一提及丝绸之路就想到古代亚欧文明间的纽带,世界遗产已经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区域重要的文化或自然品牌。保护世界遗产的独特性和多样性,还有助于促进世界文化的多样化和不同文明间的对话,这在经济全球化快速发展的今天更有重要意义。保护世界遗产也有利于促进保护与之相关的景观等生物多样性,促进人与自然、人与生物圈的和谐发展。

  遗产保护事业在相当程度上展示了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程度和教育科技文化发展的水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和自然遗产能够提高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和一个城市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甚至使一些原本默默无闻的地方一夜知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开展遗产保护教育有助于青年学生乃至全体国民增强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感、自豪感,树立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同时也使他们学会在世界多样文化的背景下与其他文化共处,热爱大自然,增强环保和可持续发展意识,这对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是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创造的灿烂文化,对世界文明进程曾经产生过重要而深刻的影响。中国拥有众多光辉的文化遗存,中华文明更是世界四大古老文明中唯一未曾中断过的文明,在人类文明中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拥有典型性的地质地貌形态、多样生态环境类型、丰富的生物物种资源、瑰丽神奇的自然景观以及重要的濒危物种栖息地,这些自然遗产具有全球性的重要意义。中华民族自古就有“天人合一”的文化传统,四千年前的夏朝,就规定春不伐木,夏不捕鱼,不准捕杀幼兽和获取鸟蛋;三千年前的周朝,就根据气候节令,规定农作时间,中华文明为世界展现了自然与文化和谐共存发展的诸多奇观。作为《公约》的缔约国,我国对本国世界遗产的认定、发掘、保护、科研、教育、宣传和传承负有神圣的责任;在推动保护世界遗产的事业中,中国也将向全世界展示中华文明的伟大和持久生命力,促进遗产地的经济发展、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进步。

  世界遗产保护的国际机制

  自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公约》至2003年底,《公约》已经拥有177个缔约国,是影响最大、参与国家最多的国际公约之一。目前,已进入世界遗产清单的自然遗产达149个,文化遗产达582个,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23个,分布在129个国家。我国1972年恢复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合法席位后,开始积极参与其中的各项活动,1986年成为《公约》的第89个缔约国。

  世界遗产委员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根据《公约》建立的一个政府间委员会,由缔约国大会选举出的21个国家组成,作为负责实施公约的决策机构。其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是根据专家咨询机构的建议,批准世界遗产登录名单,确定和解除濒危世界遗产名单。正因为如此,世界遗产项目和政府间海洋学计划被公认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系统内两个最重要的旗舰项目。世界遗产委员会有两个专家咨询机构,即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和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它们负责有关世界遗产保护和申报中的科学评估等专业问题。总部设在巴黎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负责文化遗产的科学评估,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负责自然遗产的科学评估。对于同时涉及文化和自然两方面的遗产,则由两个机构共同完成申报评估并向委员会提出咨询报告。此外,委员会还有一个教育培训和科研机构,即总部设在罗马的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

  在每一次世界遗产大会期间,世界遗产登录名单的审定总是为全球瞩目,特别是受到申报国的高度重视,往往有部长级高官督阵。因为列入清单,就意味着该遗产已经成为世界遗产。世界遗产委员会还负责监督各国履行《公约》的情况,修订世界遗产保护的相关规则和操作指南,审议发展战略和行动规划,审议遗产保护方面的检查报告及纠正措施,审批预算以及检查项目执行情况,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以及争取其他国际组织的援助等。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每年举办一届,会议的内容和形式都须严格按照《世界遗产公约》、《世界遗产委员会议事规则》和操作指南的规定进行。

  我国世界遗产保护的成就和面临的挑战

  近20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在各相关国家部委和各级地方党政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中国世界遗产的申报和保护工作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目前共有30项文化和自然遗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文化遗产22处,自然遗产4处,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4处,名列世界第三。此外,在遗产预备清单中还有100多个项目,居世界首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遗产大国。

  申报世界遗产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世界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我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工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如《文物法》、《环境保护法》、《自然保护区条例》以及地方性的法规,如《四川省世界遗产保护条例》、《黄山风景名胜区保护管理条例》、《湖南省武陵源世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等。与此同时,我国政府还积极扩大保护世界遗产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妥善处理保护世界遗产和发展经济的关系,重视与世界遗产相关的科研和教育工作,政府对保护世界遗产的投入力度逐年加大。黄山的保护经验曾被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为“有许多做法都是实际工作中的创举,应推广到全世界其他遗产地学习和借鉴”,长城、苏州园林、安徽西递村、泰山、峨眉山、武夷山等地的保护工作也受到世界遗产专家的好评。现在各地申报世界遗产的积极性很高,形成了一股申报世界遗产的热潮。这些工作都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高度认可。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中国召开,这本身就是对中国有关世界遗产工作的充分肯定。

  当然,我们还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保护世界遗产工作有待与时俱进地得到加强和改进。目前,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门对保护世界遗产的意义和作用认识不足,宏观、中观与微观监管体制和利益格局有待进一步理顺。少数地方不同程度地存在着重申报轻保护、重开发轻管理的倾向和超容量利用及过度开发等问题,相关学科专业建设、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以及宣传普及等工作还有待深入。认真解决这些问题是我国世界遗产事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我们要站在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高度,站在谋中华民族子孙万代长远利益的高度,站在中华民族为世界文明作出更大贡献的高度,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开发、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当前利益与永续利用的关系。一是加强保护世界遗产的法制建设,明确各级各有关方面的责任,加大对世界遗产保护的投入,进一步调动中央和地方两方面的积极性,强化科学民主管理的现代遗产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二是加强世界遗产的科学研究、队伍建设和教育宣传。三是借鉴保护世界遗产的国际经验。四是进一步加深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有关世界遗产组织的合作,并在其中充分发挥我们的作用。

  回顾第28届世界遗产会议

  第28届世界遗产会议是本年度世界遗产保护领域最为重大的事件,是中国自1972年恢复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法席位后首次承办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会议,是历届以来会期时间最长、议题最多的一次会议,也是在我国举办的为数不多的国际公约组织履约机构具有约束制衡权和决策权的会议。经过各方的积极努力,我们实现了中央领导同志对这次会议提出的要求,把这届大会办成一次“令人难忘、载入史册”的盛会,办成具有国际一流水准和中国特色的盛会。

  这次会议对世界遗产保护运动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会议的主要工作成果有四个方面:

  一是审批新的世界遗产。向这次会议申报的项目共50项,是自“凯恩斯决定”以来历届最多的一次。位于我国吉林和辽宁省境内的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也正式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二是讨论了世界遗产的全球战略。该战略简称为“4C”战略,即增强世界遗产名单的信誉度(Credibility),确保有效地保护(Conservation)世界遗产,促进在缔约国开展有效的能力建设(Capacity??building),通过宣传和沟通(Communication)提高对世界遗产的共识、参与和支持。其中主要对试行期已满的“凯恩斯决定”(其中包括一年一国只能申报一项的政策)进行评估。经过激烈辩论,审议修改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由于历史和其他原因,已登录的世界遗产多分布在欧洲(尤其是西欧)以及北美,且多为文化遗产,但有许多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和中小国家)尚无一处遗产,这成为各国关注和辩论的焦点,也是难点。经过激烈辩论,各国达成协商一致,通过了凯恩斯/苏州决定,将申报数额修改为一国一年可以申报两项世界遗产(一项文化和一项自然遗产)。这一修改从客观上对我国今后的申报工作十分有利。

  三是评估各国遗产地的保护与管理。今年重点审议拉美地区遗产保护状况。评估的结果认为,各国在保护方面有很大的进步,但是管理工作尚需做出更大的努力。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是保护工作发展不平衡,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遗产因为资金和专业人才不足的原因而面临严重问题,个别非洲国家的一半世界遗产处于濒危的状况。因此,会议呼吁各国加大投入,以有效地保护好各国的世界遗产。

  四是进一步推进国际交流与合作。会议要求各国家加强合作,对发展中国家在保护、人才培养和监测方面提供帮助。会议通过了在我国建立世界遗产研究与培训中心的决定。这意味着我国今后将在遗产保护与管理方面为世界承担起更多和更重要的责任。

  会议期间,我国与世界遗产中心合作举办了世界遗产展览,回顾了世界遗产保护的历程,展示全世界遗产的风采和中国在遗产保护领域取得的成就。

  我国为承办这次会议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确保会议的成功召开,中央专门成立了由国务委员陈至立同志任组长的会议筹备领导小组,在外交部、国家发改委、教育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建设部、财政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安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上海市政府、江苏省政府、辽宁省政府、吉林省政府、苏州市政府等各单位和地方的共同努力下,会议得以顺利、隆重地召开。我国政府的重视和热情款待、彬彬有礼和平等待人、周到的服务和出色的组织工作,为会议营造了和谐与合作的良好氛围,包括化解了一些因意见不同而产生矛盾和对立的情绪,各国代表在中国苏州度过了一段愉快和美好的时光。教科文官员指出,本次会议是最成功的一次,今后解决难题要到中国开会。

  保护世界遗产对于贯彻科学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人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保护中华民族独有的自然和文化遗产,是彰显民族光荣与尊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积极推动世界遗产事业,是促进人类和平发展的重要内容。让我们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借会议的东风,共同努力,把中国的遗产保护事业推向一个新阶段,为世界遗产保护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系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