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何东昌《文革前十七年奠定了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基础》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对改革开放后30年,人们容易取得共识,对前30年由于有一些失误,人们存在一些歧见,在高等教育领域也是如此。为此,总结研究改革开放前30年高等教育的历史更显得重要。我从解放初期就在高校工作,这里根据经历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1949年我们接管的高等教育是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的高等教育。我国近代高等教育历史短,其中最早的北京大学也只有四十多年历史。规模小,全国大学生总人数只有11万7千人,分布在211所高校中,平均每校毕业550人左右,研究生全国总人数才629人。在211所高校中,接受外国教会津贴的学校约占三分之一以上,是帝国主义向我们进行文化侵略的产物,教育主权不在中国人手中,如北京辅仁大学,解放初期我们派人去该校接管竟遭到拒绝,后实行强行接管才解决问题,斗争很激烈。专业设置重文轻工,当时中国民族资本只有轻工业,重工业和基础工业十分薄弱,而且大都是受外国资本家和官僚资本所控制,民族资产阶级在这方面几乎是空白。因此,高等学校培养的工科人才很有限。当时清华大学最热门的学科是西语系和经济系,工科仅是培养维修和使用外国进口设备的人才。解放前,我们也有一些杰出的科技人才,但大都是留学回国的。高等教育的布局也很不合理,大多集中在沿海地带,内地省市高校很少,甚至完全空白。以上就是1949年我们接管高等学校的大致情况。

  二、解放初期,我国为实行“一化三改”即社会主义工业化,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农业合作化改造和手工业合作化改造,高等教育急需培养这方面的高层次人才。为此,我们对旧中国的高等学校进行了调整和改造,并借鉴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经验。这几年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有一定的失误,概括来说,成绩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确定了中国高等教育的性质是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在政治方向上是为党的政治路线服务(即大学要向工农开门,为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广大人民服务)和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二)根据国家建设需要,建立起计划经济指导下的新高等教育体制。从1952年到1957年,按照国家建设需要扩大了高等教育总规模,调整了高等教育的结构。在学校的类型、层次、地域分布上都比以前更合理,旧教育的重文轻工得到改善,工科从48500人增加到163000人;师范学生每年招生从6836人增加到20243人,在校总人数从18200增加到114700人。还开设了当时国家急需的新专业,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开设了电子计算机、半导体、自动控制、无线电、原子能等新科技专业,培养了一批新中国从事尖端科学研究的高科技人才。

  (三)学习苏联社会主义大学培养人才的经验。总体而言,苏联的教育思想、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我们吸收了苏联大学重视基础理论、重视实验和实习等教学环节、重视教学方法和比较严密的教学组织等优点,使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从而提高了人才培养的质量。

  (四)继承了解放前我党在解放区办教育的优良传统,形成符合我国国情的高等教育特色。我党始终注意加强高校党的领导和党团组织建设;把政治思想教育放在首位,并努力渗透到业务中去;注重学生全面发展;认真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帮助教师特别是解放前留下的老教师思想改造,发挥他们的作用;为做好政治思想教育,还继承地下党领导学生运动的经验,建立了双肩挑的政治辅导员制度;所有这些都与苏联的做法不同,有我们自己的特色。

  解放初期,我们面临巨大改造和建设的任务,处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之中,而且遭到封锁,绝大多数干部刚从农村进入城市,缺乏工业化建设的实际经验,因此只能向苏联学习,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取得以上成绩,实属不易。方向是正确的,成绩是主要的,但其中也的确有不少问题,最大的缺点是统得太死,如过分强调高度的集中统一,地方特殊性照顾的很少,高等学校主动权太少,不利于学校自主发展和办出特色;没有多科性的综合大学,专门学院过于单一,不利于新学科、新科技发展;人才培养只注意一种模式,过于呆板划一,实行的是统一专业设置、统一教学计划、统一教学大纲、统一教材、统一教学过程和统一教学管理,这不但妨碍了发挥师生的主观能动性,也不利于因材施教,培养拔尖人才;学术思想也比较僵化,不利于在学术上探索争鸣;在外语教学上,普遍地只开设一门俄语,不利于以英语为主的科技文献交流和学术交流。

  三、1956年,毛主席在中共八大明确提出苏联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有一些缺点和错误,我们要“以苏为鉴”少走弯路,总结自己的经验,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也就是说,要走自己的路。1958年,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鼓励下,全国高等学校发动和组织师生开展了群众性的教育革命。由于贯彻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大大促进了大学科学研究和生产工作,创造了一些新鲜经验,也取得了一些成果,在中共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要走自己的路上迈出第一步。但与此同时,也发生过一些劳动过多、不重视理论教学、不尊重老师等“左”的错误,加上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化”,一些教师和学生的积极性受到较大的挫伤。总的来说,由于缺乏经验,盲目性较大,失误较多。但与以后文化大革命推倒党委闹革命不同,由于各级党委的领导还存在,如果党的领导人比较清醒,不少失误是可以减轻甚至避免的,有些难免的错误也容易得到纠正。1958年下半年,毛主席发觉“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问题不少,初步提出了纠“左”,高等学校召开了教育工作会议,提出了1959年教育工作的方针主要是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简称“八字方针”。这一年,全国高校按照这个方针主要进行两方面的工作;一是调整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二是调整党群关系、师生关系,正确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清华大学在蒋南翔校长主持下认真对前几年的教育教学改革进行大量的调查研究,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1959年底,由于中央在贯彻“八字方针”过程中出现了反复,提出“右倾机会主义已经成为当前党内的主要危险”,导致学校不得不又开始了“反右倾运动”,“八字方针”的贯彻又受到“左”的干扰,清华大学也不例外,但时间较短,较快地得到了纠正。1960年蒋南翔校长兼任教育部副部长,负责高等教育工作,他负责起草“高等教育工作条例”。蒋南翔同志是1935年“一二·九”运动时清华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解放后1952年底又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1956年又兼党委书记。他根据多年在清华工作的经验,与清华大学的领导核心成员一起反复研讨,认真总结解放后十多年中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历程,形成了初稿。邓小平同志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确定以蒋南翔同志草拟的方案为基础,然后逐条进行了讨论修改。之后又在两所高校听取师生们意见,进行修改。清华的教育实践对该条例的形成做出了贡献,也比较全面地反映了蒋南翔的教育思想。条例经中央书记处讨论,最后提交中央庐山工作会议通过,毛主席对此肯定地说“有了我们自己的东西”,这就是著名的“高教60条”。我们对社会主义高等教育发展规律的认识,经过这十几年的反反复复,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60条的制定程序是完备和科学的,也是蒋南翔教育思想在全国得以实施的转折点。高教60条公布以后,受到全国高校的普遍欢迎。

  四、清华大学65届毕业的校友,为庆祝建国60周年,用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回顾总结他们在清华大学接受六年大学教育健康成长的历程,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令人高兴的事。教育上的成败得失,要经过长期的历史检验。65届是很有代表性的一届,他们1959年入学,前未赶上“反右”、“大跃进”,后未赶上“文革”,是前三十年受政治运动“左”的冲击影响比较少的一届。这一时期正是我们党总结50年代学习苏联教育和1958年贯彻“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方针的经验和教训基础上,为探索结合中国实际走我们自己的办学道路,制定并贯彻“高教60条”的时期,为此他们能够比较完整和全面地接受根据“高教60条”和蒋南翔教育思想所制定的六年本科教育和培养。他们已经毕业了半个世纪,他们的成长与以后的成就,是检验我们五六十年代高等教育历史成果的一个典型的案例。在他们2059位同学中,不仅有两位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吴官正)、三位正部长(水利部长:汪恕诚,司法部长:张福森,建设部长:叶如棠 )、七位院士(周孝信、郑厚植、吴宏鑫、马国馨、蒋洪德、王玉明、张超然),还有一大批在国家建设第一线,为祖国繁荣富强做出重大贡献,取得辉煌成就的专家、教授、学者和各个领域的骨干,如水利系顾烈烽,他是江苏常州市人,毕业后扎根新疆45年,他所从事的滴灌工程,科学技术水平达到世界一流,滴灌面积达830万亩,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滴灌面积之最。这样的同志在清华大学65届学生中还有很多,在全国也就更多了。

  历史的事实证明,文革前十七年,我国自己创建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虽然时间不长,也不够完备,如学位制度仍没有建立起来等,但总的来说是成功的,它为我国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人才资源。今天的“学术大师、兴业之士、治国之才”是前三十年培养的。我们不能割断历史,这其中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总结继承的宝贵历史经验,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基础。当然,我们要按照蒋南翔同志的“三阶段、两点论”中提出的思想方法[1],分析我们已有的教育经验,把中国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推进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1] 1962年蒋南翔同志在清华大学一次党委会议上提出:第一阶段是解放前旧清华,第二阶段是解放初期学习苏联,第三阶段是1958年以后探索走自己的路,对这三阶段的历史采取“一分为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方法进行分析,肯定成绩、克服缺点、推陈出新,简称“三阶段,二点论”。

作者简介:何东昌,男,1923年4月出生。离休前曾任教育部部长。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扫一扫分享本页
来源:老干部局
(责任编辑:聂明磊)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