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我的母亲—叶英

 

1945年新四军时期的叶英(李海阳)

  我的母亲叶英,原名李慧英,祖籍江苏省江都县(现扬州市)。1923年10月16日出生于上海。1936年至1942年,先后在上海惠中女中,明德女中,民立女中学习。1943年,考入中华无线电学校,后又考入复旦大学英文系。1939年,在上海加入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41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11月参加新四军,1983年10月离休时为教育部巡视员。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目前母亲身患沉屙,无法讲述她那崎岖坎坷的一生,为发扬中华儿女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特将一个上海地下党老党员,新四军女战士的事迹简述如下。以期教育后人。

  一、中学时代投身学运,参加上海地下党。

  母亲出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东方巴黎—上海,一个在扬州乡下拥有地过二、三百亩,房屋数十间的殷实家庭,接受了中西方融合的大、中、小学教育。“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日寇的铁蹄踏碎了上海,母亲居住在法租界马当路,她每天上学要经过复兴公园门口就竖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这样的耻辱深深地灼伤了她幼小心灵。1939年秋,她在惠中女中、民德女中上学时,由解放初期担任长宁区委书记的黄素痕介绍参加了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37年10月成立。它是由天津流亡同学会、暨大留沪同学会、留日同学救亡会、上海法学院留校同学抗敌后援会等抗日救亡团体联合组成的,主要领导人有张英、王明远等。成立后即投入“保卫大上海”运动,上海失陷后转入地下活动。它积极发展组织,培养学生运动干部;领导学生开展护校和反对汉奸的卖国活动,抵制奴化教育;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指示,输送进步学生去延安、皖南或苏中根据地参加抗日斗争。1941年12月,日军占领租界后,被迫停止活动。

  1941年,经曾担任上海总工会副主席的施惠珍介绍,母亲在明德女中,民立女中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明德女中,民立女中党支部书记,考入复旦大学后,担任复旦大学英文系党小组长。为了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为了民族解放,在沦陷区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斗争。有一种东西,你会为它朝思暮想,为它热血沸腾,它叫梦想;有一种东西,即使你为它出生入死,你也会对它至死不渝,它叫信念。当她怀揣梦想与信念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她就把一切交给了党。根据地下党的指示,她将原名李惠英改为叶英。她躲在“亭子间”内与同学一起阅读《共产党宣言》的情景,也影响了她的弟弟、妹妹陆续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受党派遣,她瞒着家人离开上海到华中根据地后加入新四军,外婆曾因得不到她的消息,悲痛欲绝,大病一场。

  二、受党派遣到华中根据地加入新四军。

  1944年秋,遵照上海地下党的决定,母亲从上海来到敌后抗日根据地,当时是华中局城工部的刘长胜和张承宗同志接转了她的组织关系。1944年华中局对整风工作发出指示,要求在年内完成整风审干与防奸工作的任务。提出:某些较稳定地区的机关(如新四军第二、第三、第四师),可分批编成整风队进行集体整风。苏北、淮北、淮南区党委应开办地方与部队干部整风班,对县、区和营、连干部进行整风审查。在游击区(如新四军第一、第五、第七师和第十六旅及浙东),在不妨碍作战条件下,有计划地到邻近区开办整风班。旅、团、地委一级可集中华中局整风。指示要求各地抽调最有力与最负责的干部主持整风,并依据不同环境与不同对象,采取各种形式进行整风。据母亲回忆:接转党的关系后,发给我一套军装,并派我到整风轮训班参加整风学习。曾先后跟我在一个小组参加学习的有乔石、金德琴、沈正光等同志。我们刚到根据地,因不太了解根据地的情况,大部分人开始时只是听,很少发言。年底,召开了一次学习毛主席《论联合政府》一文的大型讨论会,地点在我们小东庄驻地附近的小王庄,华中局政策研究室和新华社的同志们也都参加了。以后才知道,在讨论会上作长篇发言的是徐雪寒、李代耕、姚溱、于毅夫等同志。按照组织上的规定,我们这些刚从敌占区来的同志,每人都要写一份自传,在轮训班结束时,我的自传也已写完。一天,刘长胜同志召集我们开会,宣布一部分同志回上海,留下来的同志立即打背包,分散隐蔽到盱眙县的几个小村子里去,因为这里有情况(指日本侵略者要来扫荡)。我是属于留下来的,随后,在老乡家住了一个月左右,一天,于毅夫同志通知我到新四军军部组织部报到。

  三、在华中建设大学学习,与父亲相遇、结合。

  1945年初,抗日战争胜利在望,华中局决定创办“华中建设大学”,为抗战胜利后的各方面工作培养骨干。当时的华中建设大学人才荟萃,许多老师都是经过实际斗争考验的知识分子。校长是彭康,副校长是张劲夫,系主任有陈同生、梅益、姚耐、陈修良、朱大章、李代耕等。华中局的领导同志也轮流来讲课。学员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当地脱产干部,一部分是南京、上海、杭州一带到解放区来的知识分子及部分地下党撤回来的同志。母亲在军部工作了三个月左右,也被调到建设大学去学习。据母亲的回忆:因我在沦陷区时念过复旦大学经济系,(应该是从英文系转到经济系),组织上就将我转到财经系,离开新铺街住到一个小村庄,和喻方、张茜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前后院(当时陈毅军长到延安参加“七大”了)。我记得是换上新的单军装去建大报到的,当时建大在新铺街上,代耕担任民运系主任,就住在新铺街校部。没过几天校部要调几个同学帮助抄写教材,我也是其中一个,教材是代耕亲自编写的,内容有:抗战的意义,如何发动群众,如何开展知识分子工作,建党工作中要反对两种倾向—关门主义与拉夫,等等。当时条件很差,讲义是刻蜡板以后,一张张油印出来的,讲义编写得很生动,一些理论联系实际的例子,都是代耕从工作中总结出来的。那是他27岁,但老成持重,有时沉默寡言,相处久了,才知道他讲话滔滔不绝,能言善辩。周围的人,从校部到财经系的同志,都对我们的感情发展表示赞许,并帮助促进,我们商定抗战胜利后便结婚。8月13日传出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消息的那天晚上。我们坐在一个小院子里,在月光下端出点燃一根灯芯的小油灯,向组织写了结婚报告,由孙湘同志(赖传珠夫人)第二天送华中局组织部,曾山同志当即签字并批语赞成。9月3日,我们在建设大学新铺街上结婚,学校杀了一头猪(是自己生产的成果),大家高高兴兴地改善了一下生活。约二、三天后,代耕接华中局指示,要他赶赴前方新四军一师粟裕将军处传达中央命令,他毫不犹豫地执行任务去了。

  张承宗同志在1990年回忆文章中写到:城工部部长刘长胜同志是个工人出身的老同志,他非常关心同志的生活。有一天和我聊天,他笑着对我说:老张,你给李代耕同志找个对象吧。地下党输送了很多青年学生干部到根据地参加革命工作,茁壮地成长。我就提出了学生方面来的叶英同志。以后听说他们结了婚,我们为他们祝贺,可是他们还不知道。

  四、忠诚党的教育事业

  1945年9月,华中建设大学分成几个大队,全校整装出发北上,母亲分在城市工作队,与校部彭康、顾明、孙湘等同行。到山东分局报到后,先后在德州时报、渤海区二中、齐河县通讯站、二地委调研组、山东省立二中、济南铁路工会等部门工作。1949年5月起在浙江省委女中,杭州市总工会工作。离开杭州后至文革前,她先后担任的职务有:上海电管局党委组织部副部长;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系主任、党总支书记;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党总支书记、系主任。文化大革命期间,她曾遭受北师大以谭厚兰为首的造反派长时间的批斗并在校办工厂监督劳动。因遭到残酷迫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从1949年到1976年,她虽然经历各种政治运动的磨难,但仍然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为新中国高级知识分子和青年大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呕心沥血,为新中国的外语师资培养殚精竭虑。1976年至1979年她调入北京图书馆,担任采编部主任兼书记。任职北图期间,她积极参与了古籍整理和珍本、善本保护等工作。1979年至1983年担任教育部留学生管理司美大组负责人,巡视员。她是我国留学生派遣工作的开拓者之一。在改革开放初期,为我国的留学生派遣工作做出了贡献。她当年忙碌的身影,爽朗的笑声依然深深地植根于那个时期的许多留学归国人员的记忆深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1983年10月离休以后,她曾担任中央引进国外智力领导小组办公室顾问。为我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引进派出工作出谋划策。进入新世纪以来,她依然时刻惦念着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依然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满怀憧憬。

  母亲在上海沦陷于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华民族处于危亡的时刻,不顾个人安危,怀揣抗日救国的理想,投入到党领导的地下学生运动中。她按照党组织的指派,从繁华、喧闹的东方大都市,来到艰苦的华中根据地,从一个从小生长在上海的青年知识分子一步步成长为在艰苦环境下成熟的革命者。与她生命中挚爱的人相遇、结合,他们共同在江淮两岸,齐鲁大地上经历生命的降生,成长,战斗,牺牲时迸溅出的钢花烈焰,并迎来共和国诞生的喜悦。建国后,她投入服务和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在那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中,魑魅魍魉,人妖不分的疯狂年代里,她受到无端迫害,是那么无奈,飘荡无定,随波逐流。属于她的那一代人充满了理想和信念,当拥有时,倍加珍惜,失去了,就权当是接受了真知的考验,权当是坎坷人生奋斗诺言的承付。

  母亲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种人生,但她与我们这个曾经满目疮痍,一穷二白的国家,苦难的民族一起经历了血与火的重生。在战争和文革动乱的年代里,她没有抛弃对心中崇高信仰的追求。她早年学习英语,后又受国家派遣到莫斯科学习俄语,一直为培养建设新中国的外语人才和外事管理工作尽心竭力。在我国相对封闭的时期,她是接触国外先进文化较早、较多的党的知识分子管理干部,一旦国门打开,又在派遣大批留学生的岗位上做出贡献。她生长于十里洋场,却鄙视现时的奢华和拜金;她始终恪守中华传统文化,克己勤俭,相夫教子。在她身上保留着那一代人共有的奋斗卓绝的历史印记和人生价值。遵鲁陵、鲁阳、浙阳嘱,谨以此文为母亲祈福。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扫一扫分享本页
来源:离退休干部局
(责任编辑:李娜(实习))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